未标题-6.png

玉清导览     道茶素斋‍     活动报名‍   法会安排

研讨|永乐宫三清殿壁画中植物图像的道教寓意

研讨|永乐宫三清殿壁画中植物图像的道教寓意


享誉海内外的山西芮城永乐宫,是道教全真派的三大祖庭之一,宫内的主殿是三清殿,又称无极殿。殿中设神坛,供奉道教最高神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和道德天尊。三清塑像今已不存,而殿内四壁及扇面墙壁画保存尚好。整铺壁画描绘的是六天帝、二帝后率领众仙朝谒三清尊神的情景,壁画场面宏大、色彩典雅、满壁风动、形神兼备,是元代壁画遗存之翘首。


  三清殿内除绘制道教神祇286身外,还在十几处特定位置绘制植物及器物图像。各处布设的植物及器物图像不仅具有供养的作用,而且蕴含一定的宗教寓意。

荷花的寓意表征


微信图片_20210824112523.jpg



三清殿东壁南侧金母元君1面前的圆光中置有荷花一篮(图1)。此荷花花头呈白色、荷叶与水草均呈青绿色,青绿色的数片荷叶包裹着五朵盛开的荷花和两个花苞,构图均衡且变化自然。由于时间久远,花头与叶片均有不同程度的脱色。但仍可辨别花朵是先用铁线描勾勒后,再用色画成,颜色没有明显的分染,趋向平涂,以白色为主,穿插赭黄、赭墨等色。荷叶也是运用铁线描勾出轮廓后,用石青、石绿、粉绿色平涂完成。荷叶下面的六棱花篮周身满绘精致图案,用线劲挺,其上的文字图形清晰可辨。花篮上的图案共分四层,最上一层绘八卦卦象图,如震、坤、艮等;第二层在正方形方框中绘有不同的古文字符号,能辨识的有山、之、云等;第三层绘水波纹一周;第四层绘狮子四只(依据图像规律推测,其背面还应该有二至四只),均坐于仰莲台上,姿态各异,或仰脸长啸,或回头交谈,或瞩目前方,或低头骚挠。设计者巧妙地将狮子背部承托在花篮下方,真是构思奇特、巧夺天工。在花篮的最下方是一朵盛开的荷花,花瓣用流畅劲挺的铁线描勾勒,白色蛤粉也填涂均匀考究,赭墨色稠密的花蕊从篮底空隙中露出,宽大的花头宛若一只大手将整个花篮托起。仰莲台上整组荷花被圆光所罩,在绘制圆光的墨线内侧,画工又用白粉复勾了一条水线,使整篮荷花在白色基底、深色花篮的衬托下,和周边繁复的人物形象形成鲜明对比,既工整细腻,又突出醒目。


  荷花出淤泥而不染,花色淡雅,于碧波之中亭亭玉立、随风摇曳,深得人们喜爱。道教称荷花为金莲,比喻悟道的状态或全神。“夫玉花者,乃气之宗,金莲者,乃神之祖。气神相结,为之神仙。”2此处绘制的荷花,不仅仅具有供养之意,更主要的深意应是象征王重阳在宁海创立的金莲会。

  据三清殿壁画题记可知,该壁画完工于泰定二年(1325)六月,正是全真道得势之时。至元六年(1269年)元世祖忽必烈敕封王重阳(1113-1171)为“重阳全真开化真君”。至大三年(1310)元武宗又加封其为“重阳全真开化辅极帝君”。陕西重阳宫刘祖谦撰《终南山重阳祖师仙迹记》碑:“其在文登、宁海、莱州尝率其徒演法建会者凡五。”3金源铸撰《终南山神仙重阳真人全真教祖碑》也有类似记载。金莲会作为全真道五会之一,深受道众的尊崇,在《续编》重阳传和《金莲正宗记》等书籍中都有此方面的记载。“四月,宁海周伯通请师,至则金莲堂立金莲会。”4“九年春,师同马、谭、丘、郝四师回宁海,周伯通筑庵请师居,名曰‘金莲堂’。重午日,宜甫妻孙氏诣金莲堂出家。八月,就本堂立金莲会。”5王重阳弟子马珏以另外角度阐释了金莲会的源头,他在《捣练子·赠五会道众》词中曰:“玉花绽,金莲芳,馨香滋味满斋肠,行功成,现玉皇。”另一个弟子王处一也在其词《满路花·赠三州五会善众》中曰:“文山崇七宝,宁海涌金莲。三光同照耀,玉华天。能持平等,结果好因缘。五方清雅致,和气盈盈,化成瑞霭祥烟。吐仙花、四季新鲜,光焰射云轩。”永乐宫作为全真道三大祖庭之一,壁画中将荷花置于显要位置,且描绘得如此细致,其所代表的神仙气显而易见。

  另外,此处的荷花共绘有七朵,“七朵金莲”在此应该也是意指全真七子。“时正隆己卯,四十有八岁也,甘河桥上过屠门,嗜毡根而大嚼焉。有二道者各披白毡,忽从南方翛然而来,烟霞态度,霄汉精神,观厥眉宇,大抵相类。先生不觉惊起趋进,俯首前揖。相与语言,皆出世语,涤尘浣垢,蠲膏剔盲,如醉而醒,如瘖而鸣。密授真诀,更名曰喆,字曰知明,号曰重阳子。既毕,指东方曰:‘汝何不观之?’先生回首而望。道者曰:‘何见?’曰:‘见七朵金莲结子。’道者笑曰:‘岂止如是而已,将有万朵玉莲芳矣。’”6在王重阳出家之初就有“七朵金莲结子”之预示,在王重阳遂同马钰、谭处端、丘处机3人到莱州时,刘处玄弃家从道,此时其徒已足7人,达到圆满,此处的七朵金莲正是此圆满意思的表达。“祖师遂东归海旁,徜徉数载,接诱训化。既得丘、刘、谭、马、郝、孙、王以足满七朵金莲之数,普化三洲,同归五会。”7永乐宫内的重阳殿壁画内容主要是用来表现王重阳度化七真的过程和种种仙绩的,也印证了“七朵金莲”的寓意所在。


微信图片_20210824112538.jpg


神龛西壁外侧描绘了一位手执白荷、头挽高髻、身着锦绣绿衣、背对观众的道人形象(图2),他正回头与身后一位红衣道士谈论着什么。白荷花头亦以铁线描勾勒,内以蛤粉平涂,花瓣圆润饱满,翻折有度。荷花花茎绘以石绿,上面均匀有序地布满茎刺,茎刺用浓墨直点而成。“文子,姓辛氏,号计然。汉族,涡阳人,生卒年不详,是道家祖师……文子思想尚阳,常游于海泽,越大夫范蠡尊之为师,授范蠡七计……三晋之地的文子学派和齐国的黄老学派共同形成了北方道家。”8据赵孟頫《玄元十子图》推测可知此右手执荷之人乃玄元十子之辛文子。“玄元十子是追随老子的十大思想家,宋宣和元年,十子受封,地位显著提高。全真道为弘扬十子的功德,故将十子列于最靠近三清的南极、东极两侧。”9玄元十子中唯辛文子手中执有一荷,这既是他身份的象征,也意指其喜游海泽之意,平添了画面的情趣。


牡丹花的寓意表征

  三清殿整铺壁画中,唯西壁后土皇地祇面前的案几上绘有一盆盛开的牡丹(图3)。牡丹共绘有五朵,其下有盆,状若碗,但两边又呈尖锥状,色青若玉。盛开的大朵牡丹处于花束正中,上方有两个花苞,下方陪衬两朵白色月季,整体感觉是花白叶绿的写实表现手法。画工先以铁线描勾勒牡丹花头,用白色蛤粉平涂打底,再以淡紫色自花瓣外缘向内提染画成。花是复瓣牡丹,花瓣大小有别,状如飞碟,疏密节奏把握较好。牡丹叶片三叉九顶的特征非常明显,枝干的线条勾勒遒劲,与顿挫变化丰富的叶片边缘线条有明显的区别,叶脉用线纤细劲挺,突出表现了牡丹枝干的生发和厚重感。月季花明显小于牡丹许多,处于陪衬状,卵圆形的羽状叶片与平整的牡丹叶形成鲜明对比。牡丹与月季的叶子都是直接用石绿色平涂画成,只是叶的正反面在用色上略微有别,月季花的叶片比牡丹略深了一度。

  在全真道中,玉花(或玉华)乃牡丹的别称之一,此处供养的牡丹,应是寓意全真道的蓬莱玉华会,表现和象征了全真道“悟道”的“悟”字;表现和象征了在虚空境界中达到的最高状态。“‘玉花’是‘金蕊’的缘语,因为不播种就不会开花,所以,‘玉花’比喻‘悟道’的条件。‘玉花’是重阳的常用表现,有‘结玉花环蕊,光莹透顶,碧虚空外,捧出灵芝’等用例。很多时候,玉花与金蕊同意。‘馨香’以后的部分,都比喻和描述了‘悟’的状态,描绘了‘出端’而‘得自然’的境地,描绘了‘悟道’后的广阔前景。”10从这一段叙述中可以证实牡丹是全真道悟道常用的寓意对象,并与全真道修炼的内丹有着密切关联。


  金大定九年(1169),王重阳作《三州五会化缘榜》:“窃以平等者,道德之祖,清静之元。首看莱州,终归平等,为玉花、金莲之根本,作三光、七宝之宗源……夫玉花者,乃气之宗。金莲者,乃神之祖。气神相结,谓之神仙。《阴符经》云:神是气之子,气是神之母,子母相见,得做神仙。”11宣扬道德之祖和清净之元的基础是平等,是玉华和金莲的根本所在,是三光和七宝之宗源。“玉华”为气,“金莲”为神,“玉华”和“金莲”并修,符合道教“性命双修”之要求。王重阳为五会命名,并非兴起所至,而是为全真道的长远发展考虑,其中赋予了较为深刻的宗教思想内涵,并且指向价值明确,是宗教理论与修身实践完美结合的典范宣言书,并申明了“三教合一”和“性命双修”这两个基本的立教宗旨和五会建立的意义。


微信图片_20210824112547.jpg


三清殿壁画在其他几尊主像前还陈设有珍贵的器物,如在东华木公前设七宝炉(图4),寓意文登七宝会;在玉皇大帝前设三光(图5),寓意福山三光会;在勾陈大帝前设慧灯,寓意掖县平等会(图6);在北极前施香山或蓬莱(图7),寓意逍遥自在的境地,隐指香山会。


其他植物图像的寓意表征

  西壁后土皇地祇左前方有一玉女,表情严肃,目视下方,一脸的静穆之气,她左手托一盘赤色珊瑚(图8),此珊瑚形状奇特,外形由朝向不同的6个“牛头”组成。它们皆作匍匐状,头颈前伸,嘴巴微张,眼睛仰视前方,表现出了恭敬听教的臣服状态。珊瑚的造型很是生动,墨线勾勒的顿挫感较强,与周边人物衣饰的严谨线条比较,精彩灵动了许多,朱砂色的填涂也较为自由,就连托盘内掉落的珊瑚碎粒都勾勒得非常精细而富有美感。


微信图片_20210824112615.jpg


西壁玉皇大帝右后方,有一玉女左手托一翠玉碗,碗内盛满鲜果;他的左后方也有一玉女手托一盆紫色芙蓉花(图9);北壁西段站立在勾陈大帝后方的是两位玉女,均目视前方,面色端庄,气质高雅,她们左手都托一器物,左边一位托的是满满一盆灵芝和鹿角,右边一位托着一碗彩塑鲜花(图10);北壁东段的木星手托一盘仙桃,衣着朴素,面色青古,静静地伫立在月星背后。这些鲜果、仙桃、灵芝、鹿角、鲜花等奇珍,在此处尤重于供养之意。


  三清殿植物图像的表现主要采用了以墨线立骨、以墨线统领全局的手法,色彩虽然厚重,但仍依附于线条而存在。12东西两壁由于是两个画工班子绘制完成,其陈设植物图像的手法各不相同。东壁的植物及器物图像都陈设在圆光中,以突显其地位与象征性,表现手法比较敦厚严谨;西壁的植物及器物图像基本都设置在案几或托盘之上,像人们日常生活的居家陈设一般亲切自然,表现手法则更为灵活多样,在设计构思上明显高于东段。
  (作者单位为太原科技大学艺术学院。本文刊于《中国道教》2019年04期。)


注:
1.三清殿朝元图中八位主神的身份定名,本文主要依据中央美术学院赵伟《永乐宫三清殿壁画主要神位业研究》(《美术研究》,2008年第3期,第54-60页)的研究结论。其他神定名则依据中央美术学院王逊先生《永乐宫三清殿壁画题材试探》(《文物》,1963年第8期,第22-23页)。
2、4、10.(日)蜂屋邦夫,钦伟刚译:《金代道教研究——王重阳与马丹阳》,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第131、119、129页。
3、5、11.郭武:《王重阳学案》,济南:齐鲁书社,2016年,第511、521、460页。
6、7.(元)秦志安编纂:《金莲正宗记》(节选)。引自郭武:《王重阳学案》,济南:齐鲁书社,2016年,第514、516页。
8.(元)赵孟:《玄元十子图》,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灵图类。
9.萧军编:《永乐宫壁画》,北京:文物出版社,2008年,第39页。
12.李朝霞:《敦煌唐绘与元代永乐宫壁画》,《山西档案》,2016年第4期,第186-188页。